有些伤心的抱怨到难道我就不能依靠这里的

东方彩票娱乐 2018-08-27 07:55 阅读()
这种重量在伊拉克的淡水鱼的品种之中只能算是中等的体型。
 
    待到主厨用简单粗暴的原始方式将鱼肉烤制成熟之后,就十分完美的保留下了这条鱼本身的原汁原味,鲜美的如同春天里新鲜冒出来的珍
 
馐,让能够品尝到此种美味的人忍不住的就开始大快朵颐了起来。
 
    而这种鱼本身就适合多人晚宴食用,对面的哈曼丹都已经做好了剩下的准备的时候,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餐盘上的鱼肉以极快的速度消减
 
了下去。
 
    最可怕的是,对面的这个名为顾峥的男子,吃的既优雅又快速,半分的粗鲁也无。
 
    仿佛这种东西就应该这样的被吞食,才能对得起真正的美味一般。
 
    见到于此的迪拜王子,向来克制的他……第一次也跟着吃撑了。
 
    于是,消食的时间就长了起来,让善于交际的姜越终于找到了时间让对面的人知晓了顾峥接下来的进程。
 
    “是吗,顾峥还要参加即将在迪拜举行的马拉松比赛以及迪拜沙滩上的世界大力士冠军赛?”
 
    “我的新朋友还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男人啊。”
 
    哈曼丹的嘴中是这样说着的,待到宴会结束顾峥一行人潇洒而去的时候,这位体贴的王子就打算用自己的方式帮助这位救命恩人一把。
 
    “迪拜赛有没有那种为特殊人群所准备的单项的奖金?”
 
    “比如说长跑运动员中最会骑马的运动员奖项?”
 
    一旁的助力都无语了,就算是你现在已经成为了小迷弟,但是咱们迷恋的方式稍微正常点行吗?
 
    这边的助力倒是想到了一个绝佳的主意。
 
    “殿下,咱们在马术比赛的奖金方面可以做一个单独的奖项分类,直接用奖金的方式来表达你对顾峥先生的奖项啊。”
 
    “我已经现查了一下中国最热门最具有含金量的官方奖项。”
 
    “您可以让组委会给顾峥颁发一个最佳互帮互助奖啊。最佳运动员风范奖啊。”
 
    “这种奖项您想设立多少就有多少,只要您私人提供奖金就可以。”
 
    “那就最佳互帮互助吧,奖金也不能太多了,这样显得我与顾峥先生之间的友情就不那么的单纯了。”
 
    “那就来一百万吧。”
 
    “迪拉姆?”
 
    “美金!”
 
    哈曼丹没好气的白了助力一个白眼,赶紧用小梳子将自己的络腮胡须给梳理的顺顺贴贴,随时注意形象的他,又到了分享自己的微薄的时
 
刻了。
 
    我的小命就值那么点钱?
 
    你也太小瞧我了。
 
    返回到酒店的顾峥,在翌日与马术耐力赛的组委会进行奖金交割的时候,就被领到的现金支票给惊呆了。
 
    一旁的颤颤巍巍的姜越将前因后果弄明白了之后,就重重的在这张崭新的支票上边狠狠的亲了一口,却是在一旁顾峥开口说话了之后,如
 
同被泼了一盆凉水一般的冷静了下来。
 
    “话说,这不算是比赛奖金的一部分吧,你是不用交给你的公司的吧?”
 
    “是吧,对吧?”
 
    看着对面的那双闪着绿光的小眼神,姜越知道,若是他真的说一句不,估计外边的漫天的沙漠之中就会多出来一个孤零零的坟包。
 
    所以颤颤巍巍的姜越指着迪拜靠近市中心的海滩处另外一所酒店张落到:“咱们还是赶紧出发吧。”
 
    “拜哈曼丹王子所赐,咱们这一行人可是省了大价钱了。”
 
    你问为什么?
 
    人家王子殿下给顾峥一行人包括随行的助理一并给换了一个环境更加优越,交通更加方便,居住条件更加豪华的酒店。
 
    那就是迪拜闻名世界的七星级的帆船酒店。
 
    这种普通间都是双层跃式结构的酒店房间,可以想象的到,这其中为顾峥一行人单开的一套总统套房级别的豪华间里边的服务是怎么样的
 
了。
 
    让这一群来自于首都丰台区的土老帽们,自打酒店的服务员打开房间的门的时候就成为了呆滞的状态。
 
    酒店房间的内部,空间极其的宽阔,从一入门开始,众人的鞋底,就被红色绚丽的波斯地毯的柔软的触感给弄得舒服不已。
 
    更不用说那硕大的门厅,进屋后的小型吧台一般的酒吧间,用餐厅,以及每一个房间就会自带一个盥洗室卫浴间的贴心的结构。
 
    最让顾峥满意的还是这个可以在上边翻跟头的欧式结构的大软床。
 
    年幼时的顾峥曾经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在这种床上尽情的翻滚,深陷到这柔软的床铺之中,一辈子不用早起上学。
 
    当然了,这种梦想现在是早已经完美的错过了。
 
    但是这并不妨碍顾峥难得的童心未泯,用床铺上的白色的羽毛枕头,顶在自己的头上,做成大字的形状,重重的倒在床榻之间,然后再暗
 
搓搓的爬起来,再来一回。
 
    一旁的姜越仿佛已经忽视了顾峥身上所发生的所有反常的事情,作为一个优秀的经纪人,需要有一颗十分强大的内心……这一点他已经完
 
美的做到了。
 
    反倒是在这种闲适的状态之中,姜越还不忘记跟顾峥说着他此次的马拉松比赛之中所要注意的事项,一边指挥着随队跟来的专业的按摩师
 
,来为顾峥做一次放松性质的赛前的准备按摩。
 
    被动的躺在按摩床上的顾峥生无可恋的挥了挥自己床头上的关于酒店的特色按摩的介绍,有些伤心的抱怨到:“难道我就不能依靠这里的
 
特色按摩来达到肌肉放松的效果吗?”
 
    “这里是哪里?是迪拜啊,是消费的天堂,是享受的乐园,是漂亮的西亚美女聚集地的迪拜啊。”
 
    “我为什么要被这个十分熟悉的小田来按摩大腿,我要马萨基,我要大保健,我要全套的冰火两重天,我要那眼窝深邃的阿拉伯美女的回
 
眸一笑!”
 
    “嗷!小田我错了,下手轻点。”
 
    抱怨中的顾峥,完全就忘记了对于一个专业的首都体委借调过来的运动员按摩师来说,说他的按摩还不如精油推来得有效是多么大的侮辱
 
 
    于是,就在这个一切都十分美好的夜晚之中,顾峥就好好的享受一把高质量的……猛男按摩。
 
    “先生,请到006号房间做按摩前的准备,我们的更衣间内准备好了按摩时候需要穿着的衣服,就在更衣柜相应的006号箱子内自取。”
 
    “若还需要其他的附加服务,请随时呼叫我们的服务人员,我们将为您提供最竭诚的服务。”
 
    “好好好。”
 
    早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姜越就十分没出息的傻笑着自顾自得到进入到了按摩馆的内部了。
 
    你别说,内里富丽堂皇,灯光温暖,能见度也是十分的合适,一股子淡淡的精油的芬芳飘散出来,说不出的凝神静气,安逸舒爽。